最新网址:

“唰!”穿甲箭射穿了一副身躯,但并不是江薇的身躯,而是一名士兵。

原来千钧一发之际,一名士兵为江薇挡住了这一箭。这一箭直接射穿了护甲,贯穿了身体。

江薇看到有人为自己挡箭,心疼大喊:“士兵,你没事吧?”

“小云。”这名士兵发出了熟悉的声音,这声音很像寒江的声音。但寒江穿着头盔,只露着一双眼睛,所有江薇之前没发觉。

“哥?”江薇立即喊道。

“嗯,小云,是我。”寒江摘掉了头盔。

“哥你怎么来了?你还有伤呢,怎么能参战?”

“为了你,我不得不来。”寒江笑道,但嘴角却流出了鲜血,看来伤势不轻。

就在这时,菲奥娜直接飞了过来。

为了不让菲奥娜打扰切割士兵切割镣铐,江薇身边的其他士兵全部起跳,打算牵制菲奥娜。虽然士兵们都已经增强了,不会被菲奥娜秒杀,但也很难牵制多久,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有两分钟,运气不好的话连一分钟都拖不了。

“砰!”此时,江薇的其中一个脚铐已经被切开,另一个脚铐估计也要快被切开了。

就在这时,敌方的数名将军起跳,帮助菲奥娜秒杀了阻挠的士兵。

看着菲奥娜飞过来,寒江突然拿出了极意激素,对着自己的脖子注射了下去。

几秒钟后,寒江的眼睛开始发光,身体开始产生畸形突变,肉瘤和肌肉甚至撑爆了护甲。

寒江快速拔出了穿甲箭,对着天空怒吼了一声。

就在菲奥娜的破兵刃刺向江薇的那一刻,突然出现了一个水之盾包围住了江薇、寒江和切割士兵。

菲奥娜的破兵刃刺进水之盾,居然出现水柱冲向了菲奥娜,强大的冲击力竟将菲奥娜击飞了出去。

敌军的其他士兵纷纷包围了水之盾,但只要进攻,就会触发水柱弹出。普通士兵的护甲没这么高级,被水柱一冲,直接被撞碎了内脏。

一时间,敌军根本没办法靠近水之盾。

“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会变成这副模样?”

“不要害怕,虽然我现在长得很像怪物,但依然是你哥,我会保护你。”寒江的声音也变了,变得非常粗糙。

没有敌人的打扰,切割士兵顺利地将所有镣铐锯开,成功将江薇从十字架上放下来。

虽然已经救得江薇,但寒江他们已经被彻底包围。起义军士兵终究还是寡不敌众,他们根本突破不了防线,也无法顺利接应江薇。

寒江对着几名切割士兵说道:“各位,这个水之盾虽然很强,但消耗异能极大,所以持续不了多久时间。保险起见,我必须带着小云突围。但我没办法连同你们一起带上,你们能理解吧?”

“别说了,都已经到了这一步,我们都懂。”

“谢谢大家,谢谢所有人的努力。”寒江抱住了江薇,解除了水之盾,随后大跳而起,飞向了城墙方向。

但菲奥娜不会让寒江得逞,她也直接起跳,一脚踢向了寒江,直接截住了寒江的去向。

寒江被一踢,直接砸向了地面。他死死护住江薇,让自己的身体来承受伤害。

菲奥娜一击得逞,下一击紧跟而上。

破兵刃直刺江薇,寒江快速转身,直接用自己的后背抵挡破兵刃。

“唰!”破兵刃刺入了寒江的后背,但没刺入太深,只刺入了两厘米左右,似乎被某种骨头挡住了。这着实令菲奥娜大吃一惊,她是第一次见识如此高防御的躯体。

寒江用脚踢向了菲奥娜,但因为抱着江薇,所以行动不方便,这一脚的动作速度很慢,轨迹直接被菲奥娜看穿。

菲奥娜轻轻一跃,躲过了这一击,之后她不再对寒江进攻,而是对江薇进行猛攻。因为现在的江薇没穿护甲,破兵刃可以轻松刺穿江薇的身体。

寒江为了保护江薇,不断用自己的躯体阻挡菲奥娜的进攻。

虽然破兵刃无法做到刺穿寒江,但那凌冽的刀法将寒江的表皮刺得遍体鳞伤,有些部位都见到了骨头。

起义军的几位排长现在伤势不轻,但是为了支援寒江,他们纷纷想办法摆脱敌方将军的牵制。

几分钟之后,有两位排长顺利赶到了寒江,他们与菲奥娜打了起来,但丝毫不占上风,反而是身上的护甲不断被切出口子。

但他们的努力,为寒江制造出了机会。

寒江拼尽全力撞开敌方士兵,向着城墙方向跑去。

可是,敌方的将军也赶到了,他们疯狂进攻寒江,阻碍他的行动。

敌军几乎所有人都把目标指向了寒江和江薇,这令起义军士兵变得非常被动。为了支援寒江,为了分散火力,起义军战士变得非常焦急,这就露出了很多破绽。一时间,不少起义军战士惨被斩杀。

形势变得越来越糟糕,越来越多的敌军涌上来,寒江根本寸步难行。为了突围,寒江不断嘶吼,逼迫自己激发潜能。

终于,无数水龙出现了,它们冲向了敌人。

可是,老样子,寒江的水龙基本上没有多少杀伤力,无非是将普通士兵撞开了几米。至于地方那些将军,被水龙击中基本上纹丝不动。

那一瞬间,寒江感觉又绝望又愤怒。

为什么?为什么?

明明使用了极意激素,为什么异能的强度还是这么弱?

这极意激素,增强了寒江的力量,但也没有高到哪里去,无非是跟敌方的将军差不多。至于异能的强度,基本上没增强,水龙击中敌人,根本没什么效果。

要说唯一强大的变化,那就是水之盾。

这水之盾的确很强大,不但可以抵挡所有高级武器,还可以反弹水柱。那水柱的威力也非同小可,打到敌兵直接让其毙命。

穿着无影战甲的菲奥娜被水柱击中,也会被击飞几百米远。

可以说,这水之盾堪称世界上最强大的防御技能。

可是,为什么只有防御技能?

寒江想起了新木曾经说的话,极意激素的增强情况非常复杂,拥有很大的不确定性,还跟使用者的情绪和思想有关系。

寒江忽然明白了,因为自己一心一意想要守护江薇,所以他获得了极高的防御力,还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守护技能。

这就是守护的力量。

可是,这真的是造化弄人,这种能力,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。因为没有强大的队友,没有强大的后援,这种守护的力量根本发挥不出作用。

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,几位排长纷纷死在了菲奥娜的刀下。而寒江离城门,还有几百米远。而城门下的起义军士兵数量越来越少,估计再过几分钟,庞龙就不得不下令关门。

否则一旦起义军士兵死光,而城门还未关上,那么好不容易打下的中央区,就会再次被夺走。

寒江的眼睛里充盈着愤恨的泪水,看着菲奥娜和敌方将军接连冲过来,他只能再次使出了水之盾。

水之盾一出,菲奥娜和将军们立即停止了进攻,因为他们也知道,一旦进攻就会有水柱喷射出来了。

那水柱的攻击力,简直是变态,就算有高级护甲也不敢过去。

在水之盾的里面,寒江把江薇放了下来,他哭着对江薇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没想到,哪怕是这么努力了,还是无法改变命运。”

“哥,你别说了,你没有错,错的是这不公的命运。”江薇也哭着摸着寒江的脸。

寒江的脸早已经变成怪物模样,但是江薇一点也不嫌弃。

“小云,哥真的对不起你,哥一直在骗你。其实,你是江之势力的少领主,你是江枫的女儿。”

“我真的是江枫的女儿?”

“是的,而我是江之势力空军的飞行员。真的很对不起,我只是一个小人物。可是我太自私了,为了能和你在一起,我和孙哥一直在骗你。”

“你现在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?”

“小云,这些话藏在我心里很久了,我早就想告诉你一切,可是我一直没有胆量说出来。我是一个小人,其实孙哥也好,薛姐也要,我们都不算好人。我们会死,这都是罪有应得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,你给我闭嘴,你们不是小人,你们不该死,我不怪你们,我真的不怪你们,你们给了我家的感觉,给我了家的温暖,不管你们是不是骗我,我都把你们当成家人。不准你说那样的话,不准你胡说,听懂了没有?”江薇哭得梨花带雨。

“小云,你愿意原谅我吗?”

“我从来没有怪过你,你永远是我的哥哥……”江薇搂着寒江的脖子哭着。

这个时候,水之盾居然出现了一个缺口,这个缺口不大不小,大概跟西瓜差不多大。

“糟了。”寒江立即起身,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缺口。

而敌军则疯狂用武器刺入这个缺口,一眨眼功夫,寒江的后背已经被刺得血肉模糊。

“哥,哥,你没事吧?”江薇两手抓着寒江的手。

“我没事,我没事,这点伤,我忍得住。”寒江嘴里说没事,额头上已经冷汗直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