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美溪及时躲进了空间之中,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卧室的床上,可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受惊了,在她的肚子里踢个不停。

“宝宝别怕,妈妈在这,没事了。”白美溪不停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孩子感觉到了母亲的声音逐渐安静下来。

白美溪躺在床上休息,顺便在脑海里看着那扇门的情况,这个落在陷阱里的门并不是她留在浦海的门,而是在成家阁楼的门。

她用这种方法,就是为了避免那扇门会落在陷阱中出不去,如今她大可以从原本在浦海的门里出去,再把这个老爷子一脚踹进陷阱里。

白美溪发现这个陷阱很深,几乎是从三楼一直摔到了地下室,如果不是有这个空间帮忙,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保不住了,人也得没半条命。

白美溪觉得这个老爷子白白拥有那么高的学历,心思却如此歹毒,简直为世人不耻,她这次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。

“怎么会?”老爷子看到陷阱里空荡荡的顿时觉得事情不对,这个机关是几十年前设下的,从来没出过错,如今这种状况简直是见鬼了。

这个机关设计的并不复杂,实际上就是一个表演舞台用的奈落,只不过在升降上用了极快的速度,跟现代游乐场玩的跳楼机差不多。

那个老爷子把机关升了上来,可里面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“以后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还是少做吧。”白美溪突然出现在了这个老爷子的身后,如今她把两扇门都移动到了这个老洋房,在里面上演了一出最精彩的鬼片,不管老爷子躲到什么地方,都能看到白美溪阴魂不散的出现。

“你别过来了!对不起啊,我就是贪财而已,我并不想杀你啊。”老爷子快要被这种状况折腾疯了,他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,这一次他是真的吓病了,没多久就开始发高烧,说胡话。

“你们一家人有这么好的生活却不知道感激,简直是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白美溪找了根绳子将老爷子绑了起来,又去外面叫了救护车把老爷子送到了医院,只是这一次她没打算把他接回来。

“病人的身体并无大碍,只是一些老年疾病,但病人的精神出现了极大的问题,并且有自残的倾向,恐怕要转到精神病院继续治疗。”

医生检查之后发现这个老爷子的问题在于脑袋,那副惊恐的模样,特别像亏心事做多了,在那里不停的忏悔,才一个多小时的功夫,他的脑袋就已经撞肿了,不管周围的医护人员怎么拦都拦不住。

刚刚他们已经给老爷子打了镇定剂,准备一会儿就带他转院。

“姐,他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,是不是精神分裂啊,之前我看了一本医学上的书就是这么说的,难怪他时而明白时而糊涂。”

小军收到消息后也赶了过来,看到那个老爷子那副样子后也吓了一跳,他觉得他好像是换了一个人,也像是有东西附身在他的身上。

“具体的症状要到精神病院才能检查出来,他以后住院的费用我会出的,你只要在有事的时候来一下就好了。”

白美溪将小军的名字列为监护人,可以在她不在的时候做任何决定。这件事小军自然答应,能够看看这位老爷子的惨况,对他来说也是一件趣事。

回到老洋房后白美溪打开了所有的暗室,把里面的东西全都运回了空间,这是她应得的压惊费,这一次她搬得理直气壮。

更何况现在两扇门都在浦海,就意味着她又得坐火车回到姚家大院,再悄悄赶到成家的阁楼,这么复杂的工序,没点补偿怎么行。

白美溪这段时间在浦海和成家之间来来回回的往返了好几次,尽管都是卧铺票,又可以回空间休息,可她的身子显然已经吃不消了,再加上今天受了惊,摔了一下,她更是觉得腰酸背痛,半夜醒来的时候还吐了两次。\0

“姐姐,你怎么了,是不是要生孩子了?”九生看到白美溪蜷缩着身子,脸色苍白的时候吓坏了,他之前见过村子里的女人生孩子,就是白美溪现在这副模样。

“姐姐没事,姐姐就是觉得头晕。”白美溪觉得自己好像是晕车了,不只是头晕目眩,连整个空间都是天旋地转。

白美溪觉得这种状况很可能跟空间外发生的事情有关,她把注意力集中到边境那扇门附近,发现那里的龙卷风并没有停止,反而越演越烈,这会儿昏天黑地,什么都看不见了,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。

这场灾祸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,她又开始担心起成海毅,觉得她现在如此难受,肯定是肚子里的孩子也感觉到父亲出事了。

这种担忧的感觉一直持续到火车到站,她匆匆忙忙的往姚家大院赶,一路上都在打听龙卷风的事情。

“那么老远的地方你问它干什么,又跟咱们没关系。”镇子上的人对龙卷风的事情并不感兴趣,白美溪问了半天也没问到结果,还是九生聪明,他拿了老洋房里的收音机,接在了空间里的发电机上,不断摆弄着天线试图找到信号。

“这个地方怎么可能有收音机的信号。”白美溪已经到了成家的阁楼,一回到空间就看到九生在摆弄那个铁盒子,可收音机这种东西必须要有信

本章未完,请点击继续阅读!号接收塔才行,他们这里就算是通了电,也无法获知外界的消息。

“姐姐,你把门敞开一点或许就行了。”九生帮白美溪出主意,这个说法得到了白美溪的认同,她将浦海的那扇门打开了一条小缝,放了一点外界的信号过来,果然那个铁盒子开始响了。

“龙卷风让当地的牧民损失严重,不少蒙古包被毁,牛羊损失高达数千头。”浦海的电台关心的是全国的大事,龙卷风这种事自然在报道范围之内,现在的内容比最初的时候完整了不少,各种损失全都变成了数字量化,只有人员伤亡这一条不能确定。